您的位置:财经首页 > 财经新闻财经新闻

镇海股份分析华康世纪IPO:外部股东退出起疑云 内部员工持股制度成摆设

2021-04-30 11:13:35【财经新闻】人次阅读

摘要  4月15日,此前因更新财务资料而中止审核的IPO企业武汉华康世纪医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康世纪”)恢复了发行上市审核,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  去年武汉抗疫

  4月15日,此前因更新财务资料而中止审核的IPO企业武汉华康世纪医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康世纪”)恢复了发行上市审核,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

  去年武汉抗疫中,默默无名的华康世纪临危请命,参与火神山医院建设一举成名。其董事长谭平涛在接受采访中表达了公司的上市意愿。根据公开资料,早在去年1月,华康世纪就聘请国融证券担任首发的辅导机构,并向湖北证监局提交辅导备案申请材料,之后又改聘华英证券为其上市保荐,不知为何在IPO前临阵更换保荐机构。

  业绩增长靠赊销,供应商接连受罚

  作为现代医疗净化系统综合服务商,华康世纪所属行业相对偏门。近年来,华康世纪的的经营规模不断扩大,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华康世纪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8,312.61万元、42,722.83万元、60,215.01万元、27,763.26万元,净利润1,757.14万元、2,971.57万元、5,868.70万元和1,045.37万元。

  业绩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应收账款的增加。同期,华康世纪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4,073.68万元、40,461.77万元、57,829.74万元、61,700.68万元,2018年和2019年都占到营业收入的9成以上,2020年上半年更是高达222.24%。并且2018年至2019年,华康世纪的应收账款同比增幅超越了营业收入的同比增幅,报告期内的业绩增长或完全靠赊销。

  由于华康世纪的客户多为国内公立医院,回款周期漫长,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周转率逐年下降,分别为1.88次、1.32次、1.23次、0.46次。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连续下降,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流动比率分别为2.94、2.66、2.25、1.98,速动比率分别为2.19、2.02、1.85、1.59。

  资产负债率却一路攀升,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是32.66%、35.58%、42.30%、47.52%。

  报告期内,华康世纪承接和完成了一批优质医疗净化系统集成项目,为公司带来良好的市场口碑。不过,华康世纪合作的施工分包供应商却不靠谱,频频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

  杭州宏瑞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宏瑞劳务”)和杭州班王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班王劳务”)承担了华康世纪多个中标的医院项目的劳务作业工作。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宏瑞劳务和班王劳务一直在其前五大施工分包供应商名单中。

  2020年3月30日,宏瑞劳务因施工工地未采取覆盖、洒水抑尘等有效防尘降尘措施被郑州市金水区城市综合执法局予以处罚。

  班王劳务的行政处罚达6条,被处罚原因涉及施工工地未采取覆盖及洒水抑尘等有效防尘降尘措施、未将生活垃圾分别投放至相应收集容器、事故类违法等。

  外部股东退出存疑,前员工持股公然违规

  华康世纪的前身武汉华康世纪洁净室技术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华康有限”)于2008年11月12日设立,由聂爱梅、胡小艳二人共同出资,注册资本50万元。其中,聂爱梅出资比例为80%,胡小艳的出资比例为20%。2008年11月20日,华康有限增资至400万元,两位股东的出资占比不变。

  但是,不过半个月时间,控股股东聂爱梅不知道因何退出华康有限,将持有的全部出资额转让给胡小艳的丈夫谭平涛,华康有限至此成为了“夫妻店”。

  创始人持股时间如此短暂、退出匆忙令人不解。此外,华康有限引进的外部投资者退出过程也存在疑点、似有猫腻。

  2013年11月13日,武汉硅谷天堂恒誉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硅谷天堂”)增资入股华康有限,以1,000万元的价格认购注册资本94.64万元,占注册资本的3%。双方还签署了对赌协议,为保证硅谷天堂权益的实现,实控人谭平涛还将其持有的华康有限80%股权(即2,448万元出资额)质押给硅谷天堂。

  之后,2013年12月13日和2014年8月28日,华康有限进行两次增资,硅谷天堂分别认购25.54万元、60.00万元注册资本,出资占比一直未变。截至2014年8月底,硅谷天堂的出资额为180.18万元,仍占注册资本的3%。

  2015年6月,硅谷天堂退出华康有限,将其持有的3%股权转让给华康有限的员工持股平台武汉康汇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康汇投资”)。根据协议约定,康汇投资以硅谷天堂的投资额1,000万元和10%年均回报率受让其持有的华康有限全部股权。

  令人不解的是,硅谷天堂对华康有限进行了三轮增资,第一次增资时的价格就是1,000万元,之后的第二轮和第三轮增资时硅谷天堂也分别认购了25.54万元、60.00万元注册资本,但是退出时,硅谷天堂却只以第一次增资的1,000万元加上10%年均回报率转让了其所持的全部股权。

  2015年8月12日,谭平涛与硅谷天堂也解除了股权质押。截至目前,员工持股平台康汇投资持有华康世纪481.54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6.08%。

  同时,华康世纪对员工持股平台的管理也做出相应规定。其中关于入伙与退伙,《武汉华康世纪洁净室技术工程有限公司关于员工持股公司的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第4条提出:合伙人与华康世纪终止劳动关系的应当退伙(退伙事由实际发生之日为退伙生效日)。

  但奇怪的是,上述规章制度似乎形同虚设。据招股书,康汇投资共有46名合伙人,执行事务合伙人是实控人胡小艳。这45名有限合伙人中,有两人目前处于离职状态,分别是余子清和何欣融。

  而招股书显示,余、何二人都曾在公司担任财务经理,可是离职后仍然持有康汇投资的股权。余子清持有康汇投资出资额37.90万元,出资占比3.75%;何欣融持有康汇投资出资额21.05万元,出资占比2.08%。

  余、何二人已经离职终止劳动关系,按照前述规定应当退伙,但二人仍违反公司规定继续持股,对此华康世纪和保荐机构或应给出解释。

(文章来源:商务财经)

本文标签:股份   股东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