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财经首页 > 财经新闻财经新闻

西部证劵分析2020年380多家公司增发募资8400亿元 折价增发下最高浮盈近4倍

2021-04-26 10:49:35【财经新闻】人次阅读

摘要     2017年以来,为防范金融风险,我国金融政策开始实施“去杠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情况也有所增加。为了支持企业发展,给企业提供直接的融资渠道,为企业解决

  

  2017年以来,为防范金融风险,我国金融政策开始实施“去杠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情况也有所增加。为了支持企业发展,给企业提供直接的融资渠道,为企业解决融资难题的呼声越来越高。2019年科创板的开板,2020年创业板的注册制改革也正是对这一呼声的回应。

  其实在首发之外,定向增发等形式也是企业在一级市场融资的一种途径。在这些定增案例之中,有些企业为了收购资产而增发股份,有些企业则是为了新建项目而增发股份。2018年A股有260多家企业增发了7800多亿元的新股,其中有125家企业通过增发购买资产;2019年则是A股定增的大年,当年共有近630家企业增发了1.5万亿元新股,其中有187家通过增发购买资产。

  经历过2019年的大年之后,2020年A股定增市场的整体规模大幅减小,只有380多家企业增发了8400亿元的新股。而受2019年、2020年A股发行速度加快的影响,更多的企业选择了申报IPO,而非被其他企业收购,因此2020年通过增发股份购买资产的企业数并不多,2020年仅有83家企业通过增发完成了资产的收购。

  那么,透过这380多家企业增发的8400亿元定增,折射出什么样的趋势和特点呢?

  项目增资多于并购资产

  2020年定向增发股份市值最高的公司是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船舶”600150.SH),2020年中国船舶完成了2019年计划的通过发行股份收购中船集团等股东控制的江南造船部分股权、外高桥造船36.27%股权、中船澄西21.46%股权、黄埔文冲和广船国际各100%股权。中国船舶为了完成上述收购发行了373.68亿元的新股,成为了2020年最大的一笔定向增发事件。

  除了中国船舶外,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通证券”,600837)向公司股东、机构投资者定增200亿元用于发展资本中介业务、扩大FICC投资规模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融资成为2020年完成的第二大定向增发事件。

  排在其后的还有一汽解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解放,000800.SZ)通过发行股份吸收合并大股东旗下的解放有限股权资产、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300750)通过定增募资扩充产能巩固自身市场地位等。

  在2020年完成的前五大定增事件中,有2家是央企的整合合并,其中包括中国船舶与一汽解放,他们都是通过定向增发收购了大股东旗下的资产。这其实也可以看出央企整合合并提速的趋势,事实上,在2020年通过增发股份收购资产的重要案例中,多起并购的参与方有央企的身影。

  在2020年完成的增发购买资产规模前五名中,除了中国船舶与一汽解放外,还有置信电气收购英大证券、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600030.SH)收购广州证券等并购案有央企参与。其中,仅天山铝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山铝业”,002532.SZ)借壳新界泵业交易双方未有国资介入。其实,在2020年完成定向增发的380多家公司中,实际募资金额较大的定增项目,有很多与央企相关,其中包括增发收购大股东资产或大股东给企业注资增加企业竞争力等。

  不过与2018年、2019年不同的是,在经历2019年、2020年A股首发节奏加快的年份后,首发成了很多企业实现资本化的第一选择。A股增发并购的事件大幅减少,2020年的380多个增发案例中,仅有83家企业是定增购买资产,在总案例数中的占比不足22%;2018年这一比值是48%,2019年也接近30%。

  值得一提的是,自2020年底开始,监管层放缓了A股发行的速度,对首发中的一些违规现像也表明了将会一查到底的态度,这无疑会对一些企业资本化进程产生影响。同时受此前发行快节奏的影响,很多拟上市的企业接受了投资机构的增资,这些资金有较大的通过资本化变现的需求,在首发节奏放缓的情况下,通过并购实现企业资本化,给投资机构变现的机会将会是一些签署有对赌协议的拟上市企业最好也是最无奈的选择。业内人士表示,受此影响,此后几年,A股的增发并购事件或会有所增加。

  大股东认购是常态

  除了并购大股东资产外,2020年完成的定向增发案例中,大股东以及大股东关联方参与的增发股份认购也成为了一种常态。在2020年380多家的定向增发案例中,有140家企业的大股东或大股东关联方参与了认购。其中,有43家是公司发行股份收购大股东或大股东关联方资产,其他的97家则是大股东拿出了真金白银参与了公司的定增。

  从定增的目的来看,项目融资、融资收购其他资产、配套融资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是380多家企业主要的融资目的。当然在这些定增融资项目中也不乏以引入战略投资者、集团公司整体上市或公司间资产置换重组为目的的定向增发。

  从增发价与定增上市首日的收盘价折价率来看,英科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科医疗”,300677.SZ)的折价率最高。英科医疗定增的价格为28.71元/股,不过受疫情影响,医疗股股价普遍上涨,因此到上市首日,英科医疗的股价已达到了105.77元/股。定增完成后,英科医疗的大股东账面浮盈就达到了81.51%。

  其实在折价率较高的50家企业中有26家有大股东或大股东的关联方参与了认购,截至今年4月初,50家折价率较高的企业定增的股权都处于浮盈状态。不过,在折价率最低或者增发价与定增上市首日收盘价出现倒挂的50家企业中,仅有22家企业有大股东或者大股东的关联方参与认购,截至今年4月初,这些定增股份也多数处于亏损状态。有市场人士认为,定增一般有一定的折价,存在利用定增给特定对象输送利益,并趁机炒作股票的可能。

  定增股权最高浮盈逾4倍

  截至今年4月初,2020年参与380多家企业定增的股东大部分处于浮盈状态,仅有72家出现账面浮亏,浮亏超过10%的定增企业仅有35家。在314家定增浮盈的企业中,有260家的浮盈超过了10%,其中28家的定增浮盈超过了100%。

  参与英科医疗定增的股东账面浮盈最高,截至今年4月初,英科医疗大股东刘方毅参与公司定增的账面浮盈已经达到了485.68%;其次是北京君正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君正”,300223.SZ)发行股份收购北京矽成以及配套募资时的增发,这笔增发目前的账面浮盈比例为307.35%。

  不过,2020年参与380多家企业定增的股东也有部分浮亏严重。从定增目的来看,浮亏严重的企业普遍是项目融资,而非发行股份并购资产,这或许与收购资产会对公司股价产生一定的支撑有关。

  其中主要为实体商业提供信息服务的汇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纳科技”,300609.SZ)的定增浮亏最严重。受2020年的疫情影响,实体商业遭遇打击,2020年汇纳科技出现大幅亏损,因此股价持续下跌。截至今年4月初,参与汇纳科技定增的投资机构账面浮亏达到了42.75%。

  上海剑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剑桥科技”,603080.SH)也因公司业绩在2020年出现大幅亏损,使得股价下跌,让参与公司定增的机构亏损严重。并购盛趣游戏的浙江世纪华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华通”,002602.SZ)虽然2020年业绩表现亮眼,但因市场不太看好游戏行业的未来发展,公司股价大幅下跌,最终让参与定增的机构出现账面浮亏。不过,从总体上来看,2020年参与定增的股东多数能够盈利退出。

  2020年初,监管层放松了部分再融资的限制,支持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调整了折价的比例,将发行价格由不得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9折改为8折;锁定期也由此前的36个月和12个月分别缩短至18个月和6个月,且不适用减持规则的相关限制;此外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参与人数也有所放开。

  这次政策的改变无疑对定增再融资市场产生了一定的激励,让企业能更容易的引入战略投资者,最终帮助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同时企业还能与战略投资者合作对接一些资源,让企业拥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投资圈人士表示,虽然监管层希望看到一个良性的市场环境,但仍需警惕部分投机分子利用定增、并购炒作股票,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况出现。

  随着IPO发行速度的放缓,重组并购将是一些拟上市公司实现资本化的重要途经,如何甄别企业的忽悠式重组,防止重组成为炒作股价的借口也需要市场认真对待。此外,无论是项目募资还是重组并购,定向增发的股份大部分需要在二级市场变现,控制增发规模,防止过量增发对二级市场产生不利影响也是不能回避的问题。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本文标签:公司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