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财经首页 > 财经新闻财经新闻

明月镜片成本6元零售价上百 解读明月镜片公司怎么样?

2020-09-08 11:00:11【财经新闻】人次阅读

摘要  近日,由陈道明代言的明月镜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明月镜片”)也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或将登陆创业板上市。  明月镜片来自“眼镜之都&rdqu

  近日,由陈道明代言的明月镜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明月镜片”)也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或将登陆创业板上市。

  明月镜片来自“眼镜之都”江苏丹阳,主打眼镜镜片生产,是国内镜片头部生产企业之一。本次IPO,公司计划募集5.68亿元资金,其中4.4亿元用于树脂镜片的扩产及技术升级项目,其余部分则用于市场营销及研发支出。

  2017年-2019年,明月镜片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0.45%、44.78%和51.24%。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为镜片收入,2019年的毛利率为53.76%。

  招股书显示,明月镜片的成本可谓相当廉价。2019年,明月镜片的镜片单位成本价仅6.23元,镜架为20.91元/副,成镜也仅有56.09元/副。招股书中另外显示,明月镜片单个镜片出厂价约为13.5元。明月镜片作为眼镜生产头部企业之一,只获得了整个链条中的一小部分利润。

  我国目前近视患者高达6亿人次,权威统计显示,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为53.6%,高中生近视比例甚至达到了81%。另据全球调研机构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数据,2018年,我国眼镜产品市场规模为833.28亿元。

  为进一步扩大利润,明月镜片已着手拓展线上零售业务。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以来已经在天猫、京东、小米有品等平台开设了线上自营旗舰店销售成镜及镜片,相关收入已连续两年大幅增长。其2019年电商自营零售业务收入1768.27万元(销售商品为成镜),同比2018年增长442%,占当年营收比例为3.2%。   

  相关新闻:

  2002年,明月镜片的前身,明月光电在江苏镇江丹阳设立,注册资本103万美元,法人代表为谢公晚。

  17年后的2019年10月,明月光电股改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明月镜片就此成形。

  法人代表谢公晚也是明月镜片的实际控制人之一。招股书资料显示,明月实业持有明月镜片74.35%股权,而明月实业则由谢公晚、谢公兴和曾少华三人持股,持股比例分别为40%、40%和20%。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谢公晚、谢公兴和曾少华合计持有明月镜片83.93% 表决权,其中谢公晚、谢公兴系兄弟关系,曾少华系谢公晚妹夫。

  需要注意的是,在股改前两年,2017年12月,彼时还是明月光电的公司内部,已出现了变动。

  招股书显示,2017年12月,明月光电引入五位新股东,曾哲、王雪平、张湘华、朱海峰和志远管理合计向公司增资330.49万元,全部为货币出资,此次增资款共计1116万元,其中330.49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其余785.51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中国科技新闻网查询发现,曾哲、王雪平、张湘华、朱海峰四人均为明月镜片高管,而志远管理也由四人所参与设立。截至目前,志远管理合伙人共有5人,其中曾哲为普通合伙人,他也是明月镜片董事、财务总监、副总经理及董秘,可见位高权重。

  此外,王雪平为明月镜片副总经理;张湘华则是明月镜片行政经理,也是该公司信息化中心总监赵志刚的配偶;朱海峰则担任明月镜片研发总监及监事职务。

  招股书显示,多位高管参与的志远管理上述增资价格为3.38元/注册资本。这一价格远远低于明月镜片当时的净资产。

  万隆评估出具的一份资产评估报告显示,以2017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明月镜片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4.7亿元,即8.81元/注册资本,折价幅度超过六成。

  这还不算完。2018年12月,明月镜片再次进行增资,新股东志明管理向明月镜片增资142.29万元,增资款共计1300万元。据招股书披露,此次增资价格为9.14元/注册资本,系按照发行人5亿元整体估值协商确定。

  和志远管理一样,志明管理也是员工持股平台。后者的合伙人多达48人,其中实控人之一的谢公兴为执行事务合伙人,持有志明管理出资份额12.58%。

  好戏这才开始上演。4个月后,明月镜片首次引进外部股东,新股东私募机构诺伟其向该公司增资,投资额共计1.2亿元,双方并就此次增资签署了对赌协议。而此时,明月镜片披露,诺伟其入股时,该公司的整体估值已达12亿元,即19.73元/注册资本。

  从5亿元到12亿元,估值暴涨140%,明月镜片只花了四个月。

  而从增资价格来看,从2017年12月到2019年4月,这不到1年半的时间里,以3.38元/注册资本入股的志远管理,显然已提前锁定了近5倍的收益。

  事实上,诺伟其并不是“接盘侠”,而是资本游戏的关键一环。招股书显示,诺伟其增资的同时,也和明月光电签署了对赌协议,明月光电和实际控制人承诺下一轮融资的投前估值不低于18亿人民币,且不晚于2024年在国内上市。

  2019年4月,诺伟其正式出具《承诺函》,如果明月光电及谢公晚、谢公兴要求降低后续融资的估值时,诺伟其同意后续融资的投前估值不低于15亿元人民币。

  这也意味着,按最低估值测算,诺伟其也提前锁定了40%的投资收益。

  高管及员工超低价入股,估值暴涨的明月镜片,是否存在内部利益输送?私募机构提前锁定高额收益的背后,是否存在其他“猫腻”?中国科技新闻网就此致函明月镜片,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此后诺伟其取消了和明月镜片的对赌安排,而明月镜片也在改制7个月之后急忙冲刺资本市场,若明月镜片成功上市,大概率上私募机构诺伟其将赚得盆满钵满。

  

本文标签:公司   成本   售价

很赞哦! ()